丁筱青:心鼓如雷“嘭嘭嘭”



心鼓如雷“嘭嘭嘭”

——写在《嘭嘭嘭》再版之际

丁筱青


微信图片_20201027104255.jpg

其实我都忘记了最初是在什么情况下读到《嘭嘭嘭》的,推算起来应该是2004年初,《嘭嘭嘭》出版半年之际,看完后,就忘不掉这个小小的童喜喜。

与很多人一样,我会带着自己感受的温度计去读作品,在阅读中不断体会自己的反映,放纵或收敛自己的情绪,捕捉作品的趣味和主旨所在。在《嘭嘭嘭》里我读到了一个个丰满的形象(有成人有孩子),一个个起伏变化又紧密相连的故事(有过往有当下),平缓中节奏紧凑的布局(犹如心跳既强劲又平稳),很多生动有趣的细节,很多自然又有波澜的转折,洋溢着儿童直线思维下的爱的温暖。……

于是恳恳切切地将这部作品带到孩子们面前,带到老师面前,带到很多家长面前。与大家一起品尝作品里的意象与趣味,倾听对纯真童年的呼唤,感受儿童对成人世界、成人行为的理解、包容与期待,为成长鼓掌。甚至还能透过语言的状态,看到作者和书中的童喜喜、宝宝树一样灿烂的笑容。

每一个故事都有自己的主线与主角,而且都会经历各种各样的艰难,才能最终完成自己的使命。每一个精彩的故事,都在表现世界的纷繁复杂、求证生存的最佳状态,都是一种寻找和承诺。

《嘭嘭嘭》以现实生活中的平凡小事为落脚点,以契合儿童心理为出发点,以纯真的心境创造出另一个现实。作者带着书中的人物和读者一起寻找自我,寻找生活的意义,寻找与这个世界相处的方式,在每一个寻觅的发现里成长,并随着故事的结局抵达一个更广阔的未来,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杨佃青认为,童话是一种以意象为基本构件运转组合而成的艺术体系。而对于童话意象的提炼,作者算得上是个中高手,《嘭嘭嘭》里有不少奇妙的童话意象,其中最值得称道的当属“嘭嘭嘭”。她借助于勃发的想象力,奇妙的感官体验,将人类爱的情感浓缩在这个蕴涵着独特审美意蕴的意象中,它无形又有形,无声又有声,不管是成人世界还是孩子的世界,不管是近处还是远方,不管是人间还是隐形世界,甚至是死亡,各种故事的缘起,各个人物的命运,各种情绪的转换,都宣布着爱的无处不在,哪怕,它曾经被误解过,被恶意地涂抹过,但终究绵绵不绝。正是借助于这个意象的勾连晕染铺成,在这本书里,读者可以很清晰地读到来自于故事、来自于人物的浓烈情感。这样推崇想象力和情感的文学更容易走进孩子和成人的心里。

你可以感受到来自作品的情绪流动的节奏,无论是来自于隐形人还是现实中的孩子以及成人,作品缓缓的节奏中暗含着惊心动魄的变化。作者下笔轻盈却表达厚重,将熟悉的现实世界轻轻荡开,与另一个世界对接,借助于陌生化的视角,穿越时空的局限,借助于儿童极其敏感的听觉、触觉、视觉等各种感官,以另一种方式带领大家触摸和审视曾经熟悉的世界、人和情感。时间的拉伸,空间的摇移,观察角度的奇特,必然会带来超越常态的效果。作品里的童喜喜在宝宝树以剩余生命为代价的帮助下,用三天的时间游走于人间和隐形世界,看到听到体验到以前从未有过的林林种种。于是,强烈的隐形愿望在种种参照中消解,带着不可动摇的爱意回归真实世界。回归的现实世界还是以前的世界,但童喜喜已经不是过去的童喜喜,经历了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的过程,重见当是另一重境界。正如朱自强先生所言:“儿童文学以自己的艺术表现说明,心灵的成长、精神的成长是真正的成长。”书中童喜喜的成长经历何尝不是如此。尽管作者从容地把控着情感的表达,采用了温和甚至是细碎的方式进行溶解,犹如秋千最终的平衡,犹如不会消失的星星睡衣,犹如那首忧伤的隐形人的歌,犹如宝宝树的轻柔笑声,犹如妈妈那胖胖的脚……但那种浓郁到沉甸甸的爱的感觉一直抵达现实世界的角角落落。

你可以读到孤独中的一份期盼和坚持,无论你遭遇怎样的不幸,如果你坚信这个世界上有和你在一个频道的人,如果你坚信这个世界上有愿意帮助你的朋友,那么,你的恨就不会那么多,你的原谅就会比较容易,你也不会那么容易被欺骗,你的生活就会美好不少。所以,帮助那些善良但容易受伤害的人,让他们不被阴影侵入,帮助那些带上面具生活,但内心并不快乐的成人做些美丽的事情,擦亮他们的脸,帮助那些过早就面目模糊的孩子换回童年的纯真,当然首先自己要是个干干净净的孩子。而这些都是在那些故事里慢慢流淌出来的道理,不生硬也不勉强。

我们还可以读到一个生活在成人世界里好特务的小小的得意和淡淡的沮丧,犹如小王子笑声后面隐藏着的无力与忧伤,但绝不少坚持与努力——这个世界太浑浊,这个世界上可以带回童年的成人实在太少太少。

……

最终我们会读到自己,在一个年轻作家的年轻的书里,读到各种自己的面目,各种流动变化的生命状态……这哪里只是给孩子读的作品,这分明是一种单纯透明到极致的呼唤,作者心鼓如雷,她在用爱呼唤这童心呼唤这世界众生的纯明。

事实上作为一部成功的儿童文学作品,我们还可以读到更多,不管你是成人还是孩子,你读了就知道。

几年过去,被这本书感动过的我并没有为这本书写过一个字,但却在自己一本书的后记里写到:“我成了一个面孔清晰的人,成了一个大人行列中的孩子,孩子行列中的朋友,这是我最大的收获。”那该是对这本书的接纳与敬意。

十几年后的2016年春,我见到作者童喜喜,才有机会将期间耳闻的种种与其融合,我确信她是童喜喜,书里书外的那个努力着的童喜喜。不仅敢于把自己写进作品,完成一种替代性的体验,更在现实世界里拼命地用自己的风格发声——嘭嘭嘭!

爱如心跳,怦然有声,与年龄无关、与地域无关。也许我们恰好都在一个叫做“童年人”的频道上。

我也是那个擂着心鼓的人啊——嘭嘭嘭,你可听到?


《嘭嘭嘭》系列(童喜喜著)购买直达